• 企业级电子商务软件
  • 服务热线:400-776-9999

互联网新经济之道:盈利才是出路

日期: 2019-04-15 09:12:05 点击数:  

共享单车涨价了。

近日,小蓝单车、摩拜、哈罗单车都宣布了价格上调方案,如今骑行1小时需要花费2.5~4元。相比以前1小时1元甚至免费的情况,价格涨幅之大,令很多人难以接受,“比公交车都贵”!

1

这怪不得用户挑剔,毕竟当初的补贴力度太大,用户早已享受惯了。

不止共享单车,团购、短视频、外卖、打车这些行业新兴时无一不是走的这个路子——用巨额补贴降低价格、吸引用户、占据流量,本质上就是用“金钱换时间”。

当年,滴滴就是凭借对司机的高额补贴一举攻入出行市场,与优步、快的打了好几场“补贴大战”,每年烧在补贴上的钱高达百亿元。2018年,滴滴亏损金额109亿元,其中对司机补贴的金额足足有113亿元!

外卖行业的补贴也是司空见惯。

竞争最激烈的时候,据说饿了么和美团外卖的地推人员会扛一麻袋现金,直接拍在商家桌子上。为了争抢用户,花样百出地送券送优惠,经常点个餐下来一分钱不花。

这都是真金白银砸出来的市场,饿了么至今烧掉了30亿美元,还没有盈利。

当年李彦宏曾喊出要拿200亿在O2O市场砸个声响,结果顶不住行业烧钱的疯狂,将百度外卖转手让人。

年初倒闭的爱屋吉屋亦是如此。

2015年,在上海和北京异军突起的爱屋吉屋以自身之力发起了一场行业价格大战。两地二手房交易费用从2.5%降低到0.5%再到后面的一分钱不要,爱屋吉屋借此迅速冲上了400亿年度交易额的高峰。

但有媒体算过,仅仅2015年一年,爱屋吉屋全部亏损高达13亿元,而它的营收只有不到4个亿。一进一出就知道,爱屋吉屋烧钱的力度。

面对一年烧掉数以亿计的资金,爱屋吉屋创始人黎勇劲却认为是值得的,“我烧出去的每一分钱都是在改变行业”。

而在当下浮躁的环境下,要想以最快的速度占领市场,补贴似乎是唯一的选择。

盈利不盈利?不考虑的。

2

这背后也离不开资本的推手。

相比于苦哈哈老实做生意的,以规模和速度迅速获得市场的企业,往往更受资本瞩目。

从2014到2015年,饿了么先后融资8000万美元、3.5亿美元、6.5亿美元,2015年2月阿里以12.5亿美金入股饿了么,2018年2月再以95亿美金全资收购饿了么。

金沙江资本的朱啸虎也是互联网补贴风气的推动者,先后投资了饿了么、滴滴、ofo。

他曾表示,打车公司的补贴大战比一场海湾战争花的钱还多,第一次海湾战争美国也只花了100亿美元,而打车市场总共补贴掉的钱远超这一数目。

尽管如此,很多企业还是前仆后继地加入进来,上述那些爆红案例都在不同程度上让市场认为,补贴是一种可以跑得通的商业模式。

可以说,在资本的助力下,规模和速度取代了盈利本身,成为企业价值最重要的评价标准。

但是,补贴不会永无止尽地烧下去。

补贴的目的是为了赢家通吃,快速成为行业第一。换言之,补贴带来的市场竞争更加残酷,百花齐放是不允许存在的,所有人都被裹挟进了一场“争当第一”的生死战。

以前,市场前十可能都活得还不错,如今,行业老三都天天提心吊胆,一不留神就会被大口吞下。

资本很疯狂,他们不稀罕盈利,他们只看重第一,只要你是第一,“长期战略性亏损”都能接受。

3

但是,烧钱的时候,大家都陪着一起烧、一起让利;一旦格局稳定、垄断形成,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一起享受市场回报。做大的反而会挤压上下游的利益空间,要将之前补贴失去的拿回来。

滴滴一家独大后,补贴力度马上下降,许多出租车司机表示收入几乎回到了网约车之前。

百度外卖退出竞争后,饿了么与美团双雄鼎立的格局基本稳固,补贴开始变得“理性”“精细”,配送费在上涨,美团还将原来的抽成提高到了22%,只有少数的餐饮商家真正赚钱。

补贴烧钱烧到最后,只剩一地鸡毛。没有人记得那些倒下的企业。

2012年之前,全国有上千家外卖公司,如今大家只知道饿了么和美团;共享单车最火的时候涌现出了百余家平台,如今倒闭、停运或转让的已有60余家,涌现了大量的“单车坟场”。

巨大的产业浪费背后,是畸形的市场成长。

马克思曾说:“资本家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

资本永远都在逐利,他们在乎“行业第一”带给企业的巨大估值,从而从中获利。

朱啸虎2011起开始投资饿了么,当阿里收购饿了么时,他得以全身而退。相较于他的投资金额,回报高达几十倍。

但企业自身呢?如果没有盈利,只是在资本大手中腾挪,不可能有长久的生命力。

小黄车ofo就是最痛的教训。

毕竟,有盈利,才能真的活下去。

博聚网